|聯系我們|人才招聘
楊振寧,今天100歲了。
來源:我是拾遺君 INSIGHT視界/作者:管理員/ 日期:2021-09-23

今天是楊振寧的生日

關于楊振寧,一直存在三大非議。

第一:楊振寧被過譽了。

“有的人說他比霍金厲害,如果他真那么牛,為什么我不知道他?”

第二:楊振寧不愛國。

“在祖國最困難最需要他的時候,他不但沒有回來,還加入了美國國籍。”

第三:楊振寧很勢利。

“現在中國發展好了,他又加入中國國籍,回清華大學養老圈錢,太雞賊了。”

楊振寧被過譽了嗎?

沒有。

不但沒被過譽,他反而被大多數人低估了。

上面這張照片,

是當今國際物理會議后的集體合影,

與會者都是當今著名物理學家們,

比如“夸克之父”蓋爾曼。

但被大家一致推舉站中間C位的人是誰?

正是楊振寧。

可見楊振寧在當今物理界的地位。

很多人可能會問:

“既然楊振寧這么牛,為什么我們都不知道他?”

因為他研究的東西,

我們在生活中不會直接接觸。

因為他研究的東西,

我們普通人一般也理解不了。

所以,他的學術成就注定很難被傳播。

下面我來簡單科普一下。

▲ 牛頓
在說楊振寧的學術成就之前,

我先來說說“路徑依賴”。

在牛頓時代和之后的200年,

物理學家是怎么做研究的?

就是做各種實驗。

通過實驗發現規律,

最后用數學公式來解釋此規律(找到對稱性),

牛頓三大定律就是這么得來的。

當時的物理研究幾乎都這樣:反復實驗—發現規律—找到對稱性。

這種研究方法非常好,

但越是好方法,

就越容易讓后來者產生“路徑依賴”。

所以這一套研究方法,

也限制了物理學的發展,

直到一個人橫空出世,

這個人就是愛因斯坦。
 
▲ 愛因斯坦  

愛因斯坦在做物理研究的時候,

碰到了一系列大麻煩,

無論怎么做實驗也解決不了。

有一天他突發奇想:

“我能不能換一種研究方式呢?

我可不可以先找到對稱性,

再根據對稱性推導出理論,

然后再用實驗來證明它。”

大家都在走老路的時候,

愛因斯坦選擇了一條新路:找到對稱性—建立理論—實驗證明。

正是打破了對前輩大師的路徑依賴,

愛因斯坦發現了“狹義相對論”和“廣義相對論”,

開辟了一個嶄新的時代。
 


▲ 李政道和楊振寧  

在說楊振寧之前,

我再來說一個名詞——宇稱守恒。

“宇稱,就是指一個基本粒子與它的鏡像粒子完全對稱。

人在照鏡子時,

鏡中的影像和真實的自己,

總是具有完全相同的性質——包括容貌、裝扮、表情和動作。

同樣,一個基本粒子與它的鏡像粒子,

所有性質也完全相同,

運動規律也完全一致,

這就是宇稱守恒。”

在楊振寧之前的物理學大師,

包括費曼、泡利、朗道等,

在研究遇到瓶頸的時候,

都不愿意假設宇稱不守恒。

這時楊振寧和李政道站出來,

打破了路徑依賴,

于1956年發表了論文《對于弱相互作用中宇稱守恒的質疑》,提出“弱相互作用中宇稱不守恒”。

這一發現有多牛?

諾組委立馬把1957年諾貝爾物理學獎頒給了楊振寧和李政道。

1956年提出宇稱不守恒,

1957年即獲得諾貝爾獎,

這個獲獎速度,在諾獎史上創下紀錄。

可見此發現有多牛逼:

“它影響了整個物理學界的方方面面,是囊括了分子、原子和基本粒子物理的一個基本革命。”

宇稱不守恒雖然牛逼,

但并不是楊振寧最重要的成就,

他最重要的成就是“規范場論”。

在說“規范場論”之前,

我來說說“大一統理論”。

“大一統理論”是什么?

它簡稱GUT,又稱萬物之理。

這個宇宙中存在著四種力,

引力、電磁力、強力和弱力。

物理學的終極目標,

就是找到可以統一解釋這四種力的理論,

從而揭開上帝創造世界的秘密。

可以統一解釋這四種力的理論,就是“大一統理論”。

誰能建立“大一統理論”,

誰就能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科學家。
 
這300多年來,

先是牛頓發現了引力,

接著麥克斯韋降服了電磁力。

麥克斯韋降服電磁力后,

問題出現了——麥克斯韋方程組和牛頓力學框架居然是矛盾的。

究竟是誰錯了?

大家議論紛紛,不知所措。

這時愛因斯坦站了出來:

“他倆誰都沒有錯,只是需要升級一下。”

愛因斯坦提出了狹義相對論,

這個理論很好地安置了電磁力,

愛因斯坦隨后又提出廣義相對論,

這個理論很好地安置了引力。

在愛因斯坦“相對論”的歸化下,

引力和電磁力可以愉快地玩耍了。

顯而易見,

接下來物理學最重要的任務,

就用把引力和電磁力統一了。

可愛因斯坦窮盡了后半生,

也沒能完成這個統一大業。

不但沒完成統一,還誕生了另外兩個“賊寇”——強力和弱力。

隨著實驗儀器的進步,

人們撬開了原子核,

在原子核內部發現了兩種新的力:強力和弱力。

強力就是把質子和中子結合在原子核中的那種力。

弱力就是讓原子核發生衰變的那種力。

所有物理學家對此一籌莫展,

連如何描述它們都不知道。
 
這時候,一個人橫空出世,

給迷霧重重的物理學指明了方向,

這個人就是楊振寧。

楊振寧帶著學生米爾斯,

提出了“楊-米爾斯規范場論”。

規范場論有多牛?

宇宙中存在著四種力,

除了引力之外,

規范場論統一了另外三種力,

朝著“大一統”邁出了非常關鍵的一步。

規范場論的核心是“楊-米爾斯方程”,

這個方程有多牛?

有7個諾貝爾獎,

是直接利用“楊-米爾斯方程”拿到的;

有幾十個諾貝爾獎,

是和楊振寧提出的理論有關;

還有6個“數學界諾貝爾獎”,

也是研究“楊-米爾斯方程”得到的。

楊振寧的幾大研究,

幾乎奠定了整個20世紀后半葉基礎物理學的總成就。
 
楊振寧的成就有多偉大?

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丁肇中這樣評價:

“提到20世紀的物理學的里程碑,

我們首先想到三件事:

一是相對論,

二是量子力學,

三是規范場。”

美國聲譽卓著的鮑尓獎,

在給楊振寧頒獎時評價說:

“這個理論模型,

已經與牛頓、麥克斯韋、愛因斯坦的成就比肩,

并必然將對未來產生可相提并論的影響。”

2000年的時候,

全球著名科技期刊《自然》,

評選了人類千年以來最偉大的二十位物理學家。

這個榜單,

霍金并沒有入選,

但楊振寧入選了,

而且他是這個榜單里唯一在世的物理學家。

與他一同登上這個榜單的其他人,

全部都是已作古的大牛,

牛頓,愛因斯坦,麥克斯韋,薛定諤,波爾……

楊振寧被過譽了嗎?

沒有,他一直都被低估了。

▲ 楊振寧西南聯大準考證  

楊振寧不愛國嗎?

非常愛。

可能很多人會問一個問題:

“在中國最困難最需要科技人才的時候,

錢學森、鄧稼先等人都回國了,

他為什么不回來,還加入了美國國籍?”

我來解解這個密吧。

1922年出生的楊振寧,

從小就是一個學霸,

16歲那年,他以全國第二的成績考入西南聯大,

是西南聯大招收的年齡最小的學生。

1945年,他得到庚子賠款獎學金,

去美國芝加哥大學留學,

隨后進入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進行博士后研究。

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,

備受西方列強打壓和封鎖,

科技發展舉步維艱。

在這個時候,

錢學森、鄧稼先等人先后回到了中國,

但楊振寧沒有回來。

▲ 楊振寧、鄧稼先、楊振平

是楊振寧不愛國嗎?

并不是。

那他為什么不回來?

兩大原因。

第一個原因——“在美留學期間爆發了朝鮮戰爭。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,禁止在美獲得博士學位的人回中國。”

那為什么錢學森、鄧稼先等人回國了呢?

“為讓錢學森、鄧稼先等人回國,

中國政府想了很多辦法。”

那為什么中國政府不幫楊振寧想辦法呢?

“因為錢學森、鄧稼先是搞應用科學的,

回國研究導彈、研究原子彈,

是可以幫上大忙的。

但楊振寧是搞理論物理的,

在當時中國極其落后的實驗條件下,

楊振寧回國不但沒有用武之地,

還會影響他的學術理論研究,

與其這樣,還不把他留在美國。”

錢學森貼身警衛員,

曾經問過錢學森一個問題:

“為什么楊振寧沒有回國?”

錢學森這樣回答了一句:

“是國家要他留在國外,

他在國外的作用遠比國內大。”

是啊,如果當時楊振寧回了國,

世界上就不會有“宇稱不守恒”和“規范場論”了,

這對于人類來說將是多么重大的損失!

不回國也就罷了,

為什么要放棄中國國籍而加入美國國籍?

這是一個誤解。

楊振寧從來沒有放棄中國國籍。

1945年他赴美留學的時候,

持的是“中華民國護照”。

1964年,他加入美國國籍時,

并沒有拋棄“中華民國國籍”,

而是選擇了雙重國籍。

1996年,楊振寧做演講時,

主持人介紹他1957年獲得諾貝爾獎了,

楊振寧立即舉手加了一句:

“那時我持的是中國護照!”

很多人可能還是會說:

“但他畢竟選擇了美國國籍呢?”

楊振寧為什么要選擇美國國籍?

“因為我經常要出國交流和訪學,

但持中華民國護照出國會受阻。”

2003年底,楊振寧回中國定居后,

放棄美國國籍,加入了中國國籍。

他說了這樣一句話:

“我的身體里仍然循環著我父親的血液,是中華文化的血液。”

楊振寧不但愛國,而且愛得深沉。

1971年的一天,

楊振寧在報紙上看到一條新聞。

“之前美國公民的護照上,

有幾個不能隨便去的國家——古巴、北越、北朝鮮、中國。

但那天的報紙里說,

中國從里面取消了。”

于是在第一時間,

楊振寧就決定回中國看一看,

于是他成了海外華裔科學家訪問新中國的第一人。

在北京飯店的房間里,

楊振寧看到了一副對聯:為有犧牲多壯志,敢教日月換新天。

“我晝夜不停地看這副對聯,

又看了中國翻天覆地的變化,

當時我豁然認識到,

我應該盡一份做橋梁的責任。”

為了做好橋梁,楊振寧在四方面煞費苦心。
 
第一:護中國。

1971年上半年,

楊振寧發起參與了保釣運動。

他在美國參議院外交關系委員會舉行的“歸還沖繩協定”聽證會上作證,

“從歷史、地理和現實的角度,

全面講述了釣魚島是中國領土的事實。”

1977年,中美關系正常化后,

楊振寧自己掏腰包,

在《紐約時報》上刊登全頁廣告——“致美國卡特總統公開信”。

全文用英文發表,

旁邊加了八個中文字:

“亡羊補牢,猶未為晚。”

要求美國政府放棄孤立中國的政策,

盡快同中國建交。
 

▲ 鄧稼先和楊振寧  

第二:保人才。

楊振寧的國際聲望實在是太高了,

所以他幾次回國,

也得到了毛主席和周總理的接見。

每次他回國之前,

中國政府都要求他列一張會見名單。

楊振寧列的很多人,

都是那個年代正在勞改的科學家。

“這份名單的實際效果就是救命。

因為只要會見后,

這些人就不再被關押,

有些甚至可以繼續從事和科學相關的工作。

鄧稼先就是因為在會見名單中才被放回北京的。”

第三:推動中國優秀人才到美國學習。

楊振寧在紐約組織成立了“與中國學術交流委員會”。

“這個委員會成立的目的,

便是幫助中國學者到美國學習訪問。”

在楊振寧的推動下,

一千多名中國高端學者得以到美國深造,

歸國者有多位當選中國兩院院士,

其中包括后來的北京大學校長陳佳洱,

復旦大學校長的楊福家,

中國科技大學校長的谷超豪等。”
 

第四:籌錢。

中國學者到美國深造的資金,

相當大的一部分,

是楊振寧憑借自己的聲望募集來的。

億達青少年發明獎,是楊振寧募錢成立的;

吳健雄物理獎,是楊振寧募錢成立的;

陳省身數學獎,是楊振寧募錢成立的。

中國科學院院士葛墨林講過一件事情:

“南開大學理論物理研究中心開的很多次會,

資金都是楊振寧募集來的,

有一次他怕他們把美元換不開,

就把錢都換成一捆捆的20美元。

還有一次我特別感動,

那時候我還在美國,

他妹妹來找我,

說你看楊先生又開車自個兒去了,

到紐約,到China town去演講。

我說干嘛,她說捐錢去了。

她說他還發著燒,

還發著高燒,自個兒開車,

因為那些有錢人來了,

他得趕緊過去跟人家要錢。”
 
有一年,院士莫偉,

給時任中科院副院長周光召寫了一封信:

“海外華人有很多,

這些人對中國不了解,都有私心。

據我了解,

這些華人科學家里只有兩個人是完全沒有私心,

一心一意希望中國好,

他們就是楊振寧和李政道。

楊振寧到處為中國說好話,

在一些國際會議上,

遇見對中國的攻擊,

曾經氣憤地退場,以示抗議。”

著名教育家周培源,對楊振寧有一句評價:

“楊振寧是美籍華裔科學家訪問中國的第一人,

也是架設起中美之間科學家友誼和交流橋梁的第一人。

光是這方面的貢獻,

楊振寧的成就便是無人能及的。”



▲ 楊振寧籌款為清華蓋起的專家樓  

2003年,楊振寧回清華大學定居,

隨后放棄美國國籍,加入中國國籍。

當時很多人罵他:“回國圈錢來了。”

這些罵聲很扯淡,

楊振寧用得著圈錢嗎?

為了推動中國教育和中國科技,

他募集了多少錢啊!

他回國定居之前,

不但放棄了美國的高薪,

還把美國的房子給賣了,

然后把錢都捐給了清華。

他還募集了一千多萬美元,

在清華蓋起了專家公寓樓,

然后利用個人影響力,

請回了一大幫牛人,

比如姚期智、林家翹。

“姚期智的全職回國,

填補了國內計算機學科的空白:

這不只是因為他無可爭議的學術地位,

更因為在他所從事的算法和復雜性領域,

當時幾乎還看不到中國國內學者的身影。”

說楊振寧回國是為了圈錢,

純粹就是無稽之談。
 
楊振寧回國定居,

還有另外一種說法:

“他老了,做不動研究了,所以只好回中國養老。”

這種“養老”之說也是扯淡。

“當我們罵楊振寧回國養老的時候,

楊振寧參與建設了60多個頂級物理實驗室。

當我們罵他回國養老的時候,

他正親自在實驗室做研究。

當時他已經80多歲了,

但全部研究工作都是自己獨力而為,

最多有時有一個合作者。

他以清華大學的名義發表SCI論文30多篇,

將冷原子、凝聚態物理科研水平一下子提高了幾十年……”

像楊振寧這種偉大天才,

不知道有多少國家垂涎三尺,

中國能得之,

可以說是國家之大幸、民族之大幸。

但現在他卻被罵“滾出中國”,

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悲哀。


2019年5月,

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說了這樣一句話:

“在中國的悠久歷史上,

算得上是科學天才的有一個楊振寧,

算得上是商業天才的有一個任正非。

其他的天才雖然無數,

但恐怕不容易打進史書去。”

百年后、千年后、萬年后,

我們都將灰飛煙滅,

但只要人類文明還存在,

楊振寧的名字就會被印在課本上。

科普作家卓克說過一段話,我特有同感:

“不是每一代人,

都有機會和這樣一位偉大的科學家,

生活在同一時代。

能和楊振寧生活在同一時代,

是我們這代人的幸運。

這種幸運,當然不應該被忽視和辜負。”

共勉。

草莓下载汅api免费无限看_草莓下载app安装_草莓下载app无限聊